足彩平台哪个好外围:向女儿借书

2018-04-01 09:05:55来源:足球投注

  【作者简介】陈社,亦名肖放,泰州海陵人,做过农民、工人、职员、公务员,著有散文集《坦然人生》、杂文集《不如简单》、小说集《井边》、评论集《向平凡致敬》等作品。─────────────────────────────────────────

  向女儿借书

  □陈社

  每次去北京女儿家都要看看她的书。她忙,平时没空与我们闲聊,关于书的话题也很少能插得上。翻翻她新添的和正在读的书,也是对她的一种了解。

  女儿家的住房不大,书柜倒有三个,早就塞得满满了。新添的书多数集中在三个地方,一是床边的沙发上,二是书柜旁堆着的储物筐内,三是桌子的抽屉和柜子里。正在看的书则散放在床头柜、茶几和餐桌上。

  她的书五花八门,文学类的、语言类的、社会类的、经济类的、科技类的、育儿类的、烹调类的、旅游类的,中文的、外文的,中国版的、外国版的,都有。我每次都要跟她借几本文学方面的带回来,她都无所谓似的,叫我随便拿。但米兰·昆德拉、张爱玲、东野圭吾等作家的套书我始终没动,因为她以前在文章或访谈中说过这几位作家是她的“最爱”,老父岂能夺之?还因为我自己想读而未及读的书刊颇多——譬如前年从同事那儿借来的几本资中筠先生的书至今还未看完归还,已经向人家检讨过两次了——所以女儿的这些“大部头”即便借回去了,一时也读不到,不急。

  虽说如此,我还是不时惦记着。这次去就多了几句话,我说你这几套书我准备以后借回去看一下,女儿说你现在就拿走吧,我不要了。什么?你不要了?不要了,我都看过了。看过了就不要了?你喜欢就给你吧,我用不着了。真是匪夷所思!我说我一次也拿不走的,她说我打包寄给你吧。不要不要,我暂时还看不到,家里书柜也没处放。这样吧,这次我先带两本东野圭吾的回去,我以前特别喜欢看推理小说,你推荐两本写得最好的,让我看了消遣消遣。好的,《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白夜行》没找到,看了《嫌疑人X的献身》的简介,是不错,再看看其他几本的简介,也不错,结果背回来五六本。

  女儿买书都在网上,说既方便又便宜。我曾向她推荐过一本评价很好的新书,过了两天发信问她买到了没有,她回了三个字:“看过了。”有次吃饭的时候,我告诉她曾在南京买过一本李洁非写的《典型文坛》,非常好。可他接着出的《典型文案》和《解读延安》一直买不到,泰州新华书店好多书都没有。女儿笑了起来,随即帮我在网上下了单,七折,免运费,下午快递就送来了。见我对快递员千恩万谢的样子,女儿又笑了,说看你大惊小怪的,同城都是当天送达,到泰州一般隔一天也能到了。你以后要买什么书自己上网吧,很方便的。我说是的是的。

  但我还是很少上网买书,我喜欢在书店的一排排书架间细细翻、慢慢挑的感觉,同时仍惦记着女儿家那许多她“不要了”的书,够我慢慢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