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外围稳定投注:一篇旧文

2018-03-14 09:34:51来源:足球投注

  【作者简介】陈社,亦名肖放,泰州海陵人,做过农民、工人、职员、公务员,著有散文集《坦然人生》、杂文集《不如简单》、小说集《井边》、评论集《向平凡致敬》等作品。─────────────────────────────────────────
       一篇旧文

  □陈社

  1993年,《新华日报》新开了一个《时代与人》栏目,栏名乃王蒙先生所题。读了《开栏的话》,我寄了几篇稿件过去。很快收到了栏目编辑钱丽萍同志的回信,说我的稿件比较符合栏目要求,不仅寄去的几篇准备用,还希望我继续给他们供稿。此后,我们都言而有信,我写稿,她编发。尽管没见过一次面,却保持着编者与作者之间一种纯粹而互敬的关系。

  1994年,《时代与人》栏目发表了一篇题为《编辑难当》的文章,作者便是钱丽萍。其文叙说了当编辑的诸多难处,入情入理,使我如临其境,由了解到理解,多了一些换位思考,也更明白了作为投稿者的角色定位。与此同时,又稍感意犹未尽,觉得投稿者也是千姿百态,编者未必都能感同身受,于是狗尾续貂,用杂文笔法,写了篇《难当的编辑》,在此谨摘几段: “写稿的人在一起聊,每每海阔天空,但都免不了犯点‘某某报刊怎样’‘谁谁编辑如何’的自由主义,而核心话题又总少不了‘删改那么多’‘稿费这般少’之类。一位作家朋友最是深恶痛绝,多年前就学会了一些首长的气魄,在稿件上端空白处加上‘请勿删改’的批语,然后署上大名,只是效果与首长们大相径庭。至于稿费,也是无可奈何。远处的鞭长莫及,即便近的,又有谁会揣着那纸可怜的汇款单跑去做无谓的讨价还价呢?

  “却又耿耿于怀。待到再见编辑,话里便有了点刺,笑得也不如以前自然。编辑当然明察秋毫,敷衍不过去,不得不作一通解释。无非是天外有天、身不由己一类的难言之隐。写稿的人似乎并不留意,漫不经心地笑着,更使你感到莫测高深。

  “这还不算难周旋的,怕就怕遇上认死理的书呆子。他会把留存的原稿和刊发的稿件以及翻得烂破的字典词典一股脑儿摊到你的面前,逐行逐段对照检查,问你一连串问题:这一句为什么删掉?它是承上启下的,你们怎么看不出来?这一段怎么能改成这样呢?与事实不符了,你们了解我的经历、理解我的感受吗?还有结尾的地方凭什么加那些豪言壮语?我什么时候有过这些想法的?是我的文章还是你们的文章?这不是强加于人吗?气急脸红,一声比一声高。这样的时候,赔笑脸、说好话是无济于事的,又不愿唯唯诺诺代人受过。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若以为当编辑的就是这般终日受气,也不尽然。编辑风光的时候还是有的。凭良心说,多数投稿者都很谦虚谨慎,并不那么小肚鸡肠、吹毛求疵。因此在更多的情况下,编辑们总能受到很好的礼遇,年龄长些的会殷勤地与你称兄道弟。年轻一点的则一口一声‘老师’。和蔼可亲的领导对编辑们也格外热情,总是笑眯眯地走过来与你有力地握手,或者意味深长地拍拍你的肩头。商界的朋友们则重于友谊,他们会时不时地安排一些健康有益的活动,请你去放松放松……总之,许许多多的人都尊重你、看重你,让你体会到自身的价值和职场的温情。自然,当他们需要你帮助,希望你效力的时候,你总得有所表示吧?即便有些难处,也别无选择。

  “编辑的职责是编稿,写稿似乎在分外,却又十分需要。整日跟文章打交道,总不甘心只为他人作嫁衣裳,何况评职称什么的时候也必不可少。光在自己编的报刊上发表不足以说明问题,便积极向外发展,选择对口的报刊寄去,料想同行之间总归好办一点。很快,对方来了回复,寄来了他的文稿请你斧正。你多么希望是一篇杰作啊,也好报之以李。可偏偏大失所望,你无计可施,只能怅怅然例行公事了。心中却仍惦记着你那不会再有希望的稿件。”

  这篇文章写于20多年前,说的是20多年前的情况,既有编者的苦衷,也有作者的无奈。近日偶然翻及一读,不知是否已经过时?